唯.愛.天.青


by muyisanri
カレンダー
S M T W T F S
1 2
3 4 5 6 7 8 9
10 11 12 13 14 15 16
17 18 19 20 21 22 23
24 25 26 27 28 29 30

[霄青]记忆(短篇\完结)

这文是被刺激出来的....OTZ...我是写文苦手....痛苦死了..OTZ

写文的时候听的是悲歌...所以写着写着就成BE了......哈哈哈~~顶锅盖奔走



记忆




我,只是一只鬼……

死后我就一直在尘世间飘荡,我不知道自己死了多久,只知道朝代一直在变,渐渐的……我遗忘了很多事,就连自己的名字都记不起来……其实是我懒的记吧……

飘荡了这么久,我看尽了人间的喜、怒、哀、乐。我时常在想为什么人这么怕死?活着不是很累么?为什么人常常抱怨活着很苦,却又如此心甘情愿的苦下去?为了那人间的情、人间的义么?……不懂……我不懂……人们为情苦、为情痴、为情泪,为什么情是那么累的东西人们却还甘之如饴的陷进去?……或许我曾经也尝过情滋味……但我已经遗忘滋味如何…………

终于我觉得累了,想找个安静的地方长久的住下去。听别的鬼说忘川河边有世间最美的彼岸花,于是我打算去那看看。

…………
彼岸花开
花开彼岸时,
只一团火红;
花开无叶,
叶生无花;
相念相惜却不得相见,
独自彼岸路。
…………

漫天的彼岸花,花如血一样绚烂鲜红。当我看到第一眼时,我就决定安身在这了。

这里虽美,但少有人定居,忘川河边的彼岸花吸取的是忘川河的水,使得花身带有腐蚀性,会慢慢腐蚀周围的魂魄。我累了,与其继续茫茫目目的存在下去,还不如在彼岸花中慢慢消散。

忘川河是去地府的必经之处,船夫带着一船又一船的鬼魂过河。有的看到岸边的美景会停顿一下,但更多的是匆匆来匆匆去。

没多久,我就发现这里还住着一个鬼。第一次看到他时,他给我的感觉是潇洒、稳重,但他的背影却透着丝丝的哀伤……

他,这应该呆很久了,因为他的灵魂已经被腐蚀了大半。

他每天都做同样的事:站在岸边看着来去匆匆的鬼魂们,还常常望着对岸发呆。当他发觉我存在后,每天都会对我笑了下算打个招呼,然后继续做他的事:发呆……

我对他感到非常好奇,于是经常坐在他旁边假装看风景,其实是为了近距离观察。久了我就发现他常常会碎碎念。

“………师兄啊,你怎么还不死啊……”
“……师兄啊,外面的女人真有这么值得留恋么……”
“……师兄啊,你再不来我就成灰拉……”
“……师兄,#%?#¥……”

于是我的幻想破灭了……

就这样,我们相处了很久。几个月?几年?几十年?唉,我都记不清了啊。

“猪,是35年4个月零7天拉……你怎么老不记时间呢……”

“我不记时间的拉,真是的,干吗次次都叫我猪……”

“因为野猪很好吃啊,尤其是野猪腿,美味啊。唉……我很久没吃……怀念啊……”

晕……我就知道……

这个一直叫我猪的人就是我唯一的邻居,一个喜欢食物、罗里八唆、喜欢给鬼取食物外号的鬼。说白了就是流氓+唐僧的结合体,向天翻个白眼,我当初怎么会看走眼啊!锤胸……
真懊悔当初不该因为好奇而天天陪他看风景观察他,使得他以为找到同好一个劲的拉着我说话,然后拉着我说:“我叫云天青,我们以后就是朋友,以后要多陪陪我说话,我都快闷死了。”…………一切的一切都在我因为幻想破灭而走神的时候进行的……等我回神后一切都已成定局……

……苍天啊!我只不过是好奇啊……只是好奇啊!!再次翻白眼……

“包子,你说我会等到师兄么?包子?……包子?回神拉。”

“啊?撒?包子?晕……怎么又给我换名字了……虽然我不记得自己叫啥了那你也不用这么欺负我吧……”

“因为我想吃包子了……”

我……无力了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“包子……你说师兄会来么?师兄会不会…………”

“……天青……你……”

“……外面的世界这么热闹,他会不会!#¥!¥#?%¥%……”

……晕……他又自顾自的说了…………

看着他一边碎碎念一边看着船夫撑着船带着鬼们过河,我想起了我们刚成为朋友没多久的那段对话…………

“天青。”

“恩?”他一边回话,眼睛却不离开那来来去去的鬼群。

“你生前是做什么的?”

“我啊,修仙的。不过我家世代读圣贤书,但我不喜读书,向往修仙,家中一看出了我这个异类就把我逐出家门,不过逐出了也好,我可以毫无顾及的去寻找修仙之路。后来我入了琼华派,见到了师兄。第一次见到师兄是在我入门的第二天,那天他就站在师父身后,沉默却那么温和,我看到他第一眼就蛮喜欢的。师父派他带我修炼,不过一起的时间不多,他要师妹夙玉修炼羲和望舒双剑。尽管相处时间不多,但我对师兄的感觉渐渐变质了……不是单纯的喜欢……而是情……我也彷徨过……但是情就是这样……越想脱身就陷的越深,即使他喜欢的是夙玉……在那之后越发珍惜和师兄一起的时间了。喜欢和他说话,虽然他经常不回答我。喜欢和他相处,但他来去匆匆……师兄的心里放的只有夙玉……”

“天青,你有多喜欢你师兄啊?”

“像喜欢吃的一样喜欢师兄。”

…………可怜的师兄…………

“但是,我却害了师兄…………害他走火入魔被冰封,我想和他道歉,没来的及我就离开人世了…………现在师兄一定恨死我了……但我还是想和他道歉……”

“所以你在这等着你的师兄?就为了对他说声对不起?”

“恩……”

“就算灵魂被腐蚀?”

“恩!”

“万一他一直不来,成仙或入魔了呢?”

“等……我一直会等,等到我灵魂消散为止。”

…………情有这么让你痴迷么……为何爱的如此痛苦还要爱下去……我不懂……

“汤圆。”

“恩?”

“你会一直呆在着么?”

“会啊。”

“永远不走?”

“恩……不走,只到我消散。”

“那么请你答应我”他转过身正色道:“如果我被腐蚀光了、消散了还没有等到师兄,请你代我等下去,告诉他我对不起他……”

“……我答应……”

“汤圆,你不愧是我云天青最好的朋友。哈哈哈~~”他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,然后转身继续等他的师兄。

……为什么你笑了,我却感觉如此心酸………………

“包子?……又走神了?”

“恩?…没走神……”

“包子,别望了你答应我的事哦~”

“永不会忘!”

“好兄弟!……唉……今天是我等的第977年5个月21天……我不知道还能等多久……灵魂已经被腐蚀的差不多了……师兄啊,你快点死吧啊啊啊…………”

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”

……
……


天青消散了,在他等满1000年的时候……那天,彼岸花开的特别的艳…特别的美…那天过河的鬼们在岸边看了很久才离开……

他……还是没等到他的师兄……

虽然和他相识不过几十年……但真为他感到不值得……

“人间的情爱真有那么好么?为什么你做了鬼还念念不忘他……鬼最不容易抓住的就的记忆……你却整整记了他1000年…………”





…………

过了没几年,忘川河边来了只魔……强势的气息使得要过河的鬼魂们都害怕的躲了起来。

天青,我想,我等到了……

……

他走到我面前,我笑了。然后,对着他说了替天青守了多年的话。

“师兄,对不起……”



…………
………


彼岸花,开一千年,落一千年,花叶永不相见。情不为因果,缘注定生死
[PR]
by muyisanri | 2007-11-28 00:03 | 彼岸花开*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