唯.愛.天.青


by muyisanri
カレンダー
S M T W T F S
1 2 3 4
5 6 7 8 9 10 11
12 13 14 15 16 17 18
19 20 21 22 23 24 25
26 27 28 29 30

[奚归/短篇/结]梦思归

我就是那废材....写的时候思绪很混乱...文写的很烂....不要PAI我.....


PS:难道我就是那隐性后妈....囧TZ.....




无尽的黑暗。
一个紫衣女子站在黑暗之中。
她抬起右手,在空中画了个印咒,口中念念有词。
只见黑幕如同落入石子的水面,以女子为中心泛起层层涟漪。然后渐渐退去,景物开始一点点呈现出来。
女子不再动作,只是静静的站着,等待着故事的上演……
………………
深夜
幻暝界将军府
因为伤痛而无法入眠的归邪起身走到桌旁倒了杯茶。拿起茶杯却看着杯中才茶叶出神。
突然,他放下杯子走向房门,一把将其拉开。
只见房外有人背对着他站着。
晚风轻轻扬起了那人银白的发丝。
“奚仲……”归邪看清门外人是谁后愣了下,然后微微的低下头把视线从他身上转移开。
奚仲转过身,看了眼归邪,说:“进去披件衣服再出来。”
“恩……”
待归邪披好衣服出来后,奚仲便把手中的瓶子交给他
“这是?”归邪接过物品看了看:“药?”
“恩。”
“我已经有药了。”归邪皱了皱眉头,斜看了眼那瓶子
“这是拿来敷伤口的,不是拿来吃的。”
归邪轻轻的松了口气。
“记得要定期清理伤口,配好的药要按时吃。”
“恩。”
“归邪,幻暝四将只剩下你我二人了,若你有何闪失,幻暝界的安全堪忧啊。希望你为了幻暝界能好好养伤。”
“…………”
“好了,外面风大容易感冒,你回房歇息去吧。我已把药交给你了,也该回去了。”
“恩,路上小心……”
“恩。”
……
归邪面朝丞相府的方向仰望着星空,喃喃自语:“……明知你心里只有幻暝界……为什么我还不能死心呢…………”
晚风吹动了衣摆,焉能传递某人的心意么……
………………
紫衣女子闭了会眼,张开眼时,周围的景物已变换……
…………

幻暝宫

“归邪,今日之战虽忧关日后幻暝存亡,但对手强大不在我们想象之中,所以,千万要小心,不要逞强。”
“恩。”
“把这个带上吧。虽然没什么用处。”
“………奚仲?……”
“一定要回来。”
“…………”
归邪没有回答,深深看了眼奚仲,转身离去。
奚仲看着归邪离去的背影,眼里充满了无奈和担忧……

幻暝内围边界

归邪看着奚仲给予他的东西,笑了笑——
茶晶,
望君平安归……
“奚仲……这是你耗尽心血所护卫的幻暝界……我怎能眼睁睁的看着你的心血毁于一旦……所以……就让我任性一次吧……”
……
“将军,已准备就绪。”
归邪将茶晶收好,最后看了眼幻暝界。
“出发!”

幻暝界外围

……
茶晶的碎片和艳丽的火焰印满了那人的双眼。
一行清泪滑落。消逝。
是遗憾?是无奈?
皆是。
……
远处有人缓缓而行,白发玄袍。
似乎在寻找些什么。
终于,他停下了。
弯腰拾起某物。
握紧。
他站在那儿仰望天空,不知他看到了什么。
……心中所念之人么?……
“……归邪……你的心意我不是不知,但我不能回应也无法回应……有太多的责任和顾虑牵制了你和我……今生,我们投错的人家……只愿来世你我投生普通人家……那时我会去娶你…………”
风,吹乱了他的白发。焉能传递他的心情么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紫衣女子低眸,一言不发。周围景物再次变化……
…………

桃花林

一墓一碑
紫衣女子抬足走到墓碑前蹲下。
“归邪将军,梦璃带奚丞相来见你了。”
她取出放置袖中的物品-------一块碎片一撮白发一小包骨灰埋于墓中。
“……梦璃按照奚丞相的遗愿将其大半撒在幻暝,将这些和你长埋一起…………奚丞相将你安置在只有他知道的地方,梦璃只好透过梦境来到这里,希望奚丞相和归邪将军原谅梦璃…………”
柳梦璃又说了一小会,然后起身:“梦璃要回去了,不打扰奚丞相和归邪将军了……”
说完,看了看墓与碑,施法离开了梦境。
一切又归为黑暗……
…………
……
去年今日此门中;
人面桃花相映红。
人面不知何处去,
桃花依旧笑春风。
…………
[PR]
by muyisanri | 2007-11-28 12:53 | 彼岸花开*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