唯.愛.天.青


by muyisanri
カレンダー
S M T W T F S
1 2
3 4 5 6 7 8 9
10 11 12 13 14 15 16
17 18 19 20 21 22 23
24 25 26 27 28 29 30

无处可寻(虐/短/结)[小寂寞百日贺礼]

不是霄青的霄青文....OTZ.....

无比纠结的写出来的.....差点把自己往死胡同里塞...

不过芋头说的对啊....于是..我爬回来了......哎...

PS:..还是烂文笔...还需要多多磨练啊...OTZ



三月初

水乡小镇

清晨的阳光照耀着这个淳朴的小镇。
小镇中心那冷清的街道渐渐的喧闹起来,人来人往,熙熙攘攘的。
“糖葫芦~~~五文钱一串喽~~”
“姑娘,这些可是新到胭脂啊,诶,姑娘别走啊,价钱我们好商量。”
“豆腐脑~~~新鲜的豆腐脑~~~”
…………
“钱师傅,给我来些笋。”
“呦~~原来是沈夫人啊,来来来,这些都是今天最嫩的,诶~拿好喽。”
“谢谢啊~”
“客气什么~~对了,你家孩子最近如何?”
“哎……还是老样子……”
“不要丧气,那孩子一定会好起来的!”
“恩!……钱师傅,我先回去了,那孩子还在家里等我呢。”
“诶诶,那快回去吧!”
“师傅~这菜怎么卖啊?”………………
…………

小镇南端,桃花林外。

三月初,桃花开。
清晨的桃花林起着雾,风吹过枝头带起片片花瓣,使得路过的人觉得林中的景物时隐时现,分不清是真是假。
“诶?那是不沈家的病小子么?”其中一个路人往林子里看了一眼疑惑道。
他的同伴一听立马往他后脑勺一掌拍下去。
“痛!你干吗打我?!”
“你是猪啊?沈家的小子身体那么差怎么可能大清早跑到这里吹冷风?即使他想来沈家的人也不会同意的。说你苯你还不承认,现在你不止苯还老眼昏花。”
“你…………”
“我?我怎么了?这是事实啊。”
“算了!不和你说了,再说下去就要被你气死了!”
“喂!话不能这么说啊……喂!你等等我啊!走那么快做什么!……”
…………
……

桃花林中
林中最大的那棵桃花树下坐着一个男孩,莫约十五、六岁,长的很清秀,却缺乏血色。
他抬头仰望着满树的桃花。不断飘落下来的花瓣偶尔有些会停在他的额头上,发丝中,肩膀上……
一片花瓣淘气的停落在他的鼻尖,只见他皱了皱脸,然后打了喷嚏。那花瓣慢慢悠悠的飘下来,男孩伸手将其接住,握紧。
突然他开口说道:“你还要站那里看多久?出来坐坐吧。”
只见一个人影在他面前显现出来,渐渐清晰。
红发、白袍,
额间魔印……
“天青……”
“哎……我说了很多次了,我不是云天青,我是沈墨浔。”沈墨浔低头用手扶着额头,无奈的叹了口气。
“不,你就是天青!”
“你怎么就不能接受事实呢?云天青已经不存在,而我,姓沈,叫沈墨浔,是沈家的么子。”
“但是,你有天青的灵魂、天青记忆。”
“是是是。但是那又怎样?自从我懂事起,就开始梦到云天青,在梦中看他的出生,他的消亡。”他抬头看了看天,然后转头看向旁边的人说:“我一出生身体就很不好,童年基本上是在屋子里度过,到现在也只能偶然出来看看外面的世界,那时侯每天最期待的事情就是梦见他,可以说,我把他当成了兄弟,我在现实中成长。他在梦境中成长。刚开始我还不明白,渐渐的我长大了,我开始明白了,那是一个人一生的记忆。在梦中,我看尽了他的喜、他的乐、他的苦、他的痛,他的一切。”
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“你说我是云天青的转世,估计就是了吧。但是,我是我,他是他,即使我有他的记忆,即使我的曾经是他,但,我还是我,他还是他,他已经离去,现在存在的是我,不是他,请你不要再把我当作是他。”
风扬起了沈墨浔的发丝。
在风中飘舞的花瓣遮住了玄霄的视线,他看向沈墨浔的眼神充满了迷茫和痛楚。
他在看谁?
是云天青?
还是沈墨浔?
“…………真的不再是了么?”
“花谢了,来年还能再开,但有些人离开就永远回不来了……希望你能明白……”
………………
过了不久,沈墨浔站起身来,拍掉身上的花瓣和草榍说:“我得回去了,出来这么久,估计家里人要急坏了。”
玄霄看着沈墨浔离去身影,苦涩的笑了笑,低声自语:“天青……真的已经无处可寻了么?……”

…………

“师兄,如果我不再存在世间,你……还会记得我么?……”

…………

“………………傻瓜……你是……我亦是……”
……
人已离去
无处可寻
……
[PR]
by muyisanri | 2007-12-28 21:11 | 彼岸花开*命